那年在县城搬砖时认识了一个我们大仁寿的本地女孩儿,起因是我和她同租一栋楼,我三楼她二楼,有一次楼层停水三天,第四天来水的时候厕所都被我的五谷轮回之物塞满了。


抱着节约是美德的心思自己拿了根棍子在那里捅,捅半天还没效果我这爆脾气当时就上来了,暴喝一声狠狠戳了下去。


然后厕所通了,都能看见楼下卫生间里面出来的光了。


下一刻破洞里传来声惨绝人寰的尖叫,跟着是一阵鸡飞狗跳。


我知道事情大条了,鞋子都来不及换,转身就穿着人字拖往外跑。


谁知楼下女孩也不是省油的灯,刚刚打开门就被身上还有污浊之物的妹子堵住。


妹子眼角含泪的死死盯着我,下一刻朱唇轻启,漫天问候震彻走廊,“把我从姥姥的姥姥一直问候到我老爹,到我孙子……”


我虽说是个出名的老好人脾性,犯了错挨顿骂也应该,但妹子实在骂的不好听,于是我象征性的顶了几句……


这一顶顿时出事了,妹子见我居然还敢顶嘴,一把将我推开,直接冲进我卧室趴床上打起了滚……


这操作把我惊呆了,想冲过去把他拖起来,又怕她身上的味儿重。


正手足无措的时候,妹子突然跳了起来,捂着嘴就朝门外跑,跑出了门又骂“你个瓜皮,床比老娘家茅房都臭……”


我听的差点喷出一口老血,看着自己唯一的单人床欲哭无泪,这特么我晚上睡哪儿?


正纠结的时候妹子换了身衣服,顶着头湿漉漉的头发又冲上来,扬起手里一包衣服,问我这怎么陪?


我说给你洗干净好不好?


妹子一瞪眼,说你衣服要是在shi里滚了一圈你还穿?我说,穿,只要没破洞都穿。


妹子有种被我打败的感觉,又捂嘴想吐,跟着把衣服砸我脚下伸手说“也不讹你,上衣一百八,裤子120,加上小衣底裤给我600不算过分吧。”


我脸一下涨红了,翻开裤兜说“就八十块钱,没了。”


妹子一拍脑门呻吟一声“麦嘎。”直接撞开我冲进屋里拿起我的纸笔刷刷刷写下一张欠条,然后强行拉着我手按下了手印。


又拉着我朝外面走,我问干嘛去?妹子说,和我一起去买衣服去,免得说我讹你钱,记得这钱是我垫的。


八月的大仁寿刚刚进入秋季,天气依然闷热,我像只安雀似的跟在他屁股后面走进春熙路,那样子如同一条养肥的猪等着别人来杀。

路上我也知道了她的名字,“文秀。”就在县城教幼儿园,无法想象这么一个有暴力倾向的妹子居然叫这么秀气的名字。


文秀看我一路都哭丧着脸,忍不住回头拍了拍我脸,“一副死了爹妈的表情几个意思?想我给你免了是不是?不可能的事。”


说着强行推攘着我钻进一家女装店,随着一堆琳琅满目的衣服出现在眼前,文秀脸上终于露出笑容,换了两套都不满意,到第三套时还转身问我好不好看。


这是一件粉色的衬衫,配上她的低腰裤,脸蛋娇艳欲滴,说不出的漂亮,我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说好看。


店员也笑了起来“这件衣服确实蛮配妹妹你,你男朋友也说好看。”


文秀让包起来,接着说了一句“他不是我男朋友,你见过谁家男朋友穿人字拖的吗?”


我脸又涨红了,尴尬的低头,忽然发现人字拖边上竟然还有一坨鸡屎。


我站起来就想走,文秀喊住我,“帮我拎着,去下一家。”


陪女人逛街绝对是男人最痛苦的事,八月天的跟着她在一家店铺进进出出,不知道的还以为在街上找快感。


时间一晃就快到晚上,还有一件内衣没买,她已经换了八家店居然没一条满意的,跟着她我已经接受了八次异样眼光她却跟个没事人似的。


还给我做思想工作,女人的贴身衣物一定要选贵的好的,至于原因,她的解释是,女人内衣的作用相当于男人底裤上的弹药包,必须要保护好。


就这样一直陪她逛到晚上终于选中一件黑色蕾丝,她习惯性的问我好不好看?


我机械性的点头“好看好看,你穿啥都好看。”文秀忽然醒悟过来这个不该问我,自言自语说“这瓜皮懂个球”,冲冲结账出门。


我纠结了很久才说“说好的六百,你今天已经买了八百多。”


文秀白眼一翻,“那你要不要把待会儿吃饭的钱也一起算进去?”


我震惊的看着她,还要吃饭?文秀“不吃饭等着成仙吗?”


找了一圈,串串她不吃,说一吃就会想到中午那坨从天而来的翔,牛排不吃,说也像,最后走进了火锅店。


我纳闷,这火锅和串串有什么区别?难道就因为火锅像加了辣椒的翔?能压味儿吗?想到吃完还得结账,那顿饭吃的完全不是味儿,点了一瓶啤酒猛灌,说不定灌趴下了就不用结账了。


事实证明我想多了,她看我喝酒就让我把身上唯一的八十几块钱掏出来,说怕我喝醉了不买单,我……


酒足饭饱之后到家我忽然发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我家床已经给妹子搞脏了,特么我晚上睡哪儿?


于是我硬着头皮去找文秀借被子,谁知她甩出来一句,没有,门砰的关上。


没有就完了?憋了一天的暴脾气终于爆发,再次敲开妹子门,直接冲进去,打算抢妹子床睡,其实也就吓吓她,逼他借被子。


谁知冲进卧室看见她收拾的干干净净的房间以及床套上的粉红小猪真有些不好意思睡下去。

文秀抱着胳膊瞪我“你睡呀!你呀敢睡下去我就告你图谋不轨。”


这特么顿时尴尬了,忽然我看见她摆旁边的沙发,我说今晚我这里将就一晚,就一晚。


妹子又瞪眼“不行,老娘还是黄花大闺女。”由不得她说不行,我直接躺在了沙发上,家里床上有shi鬼才回去睡。


妹子对着我又是挠又是踢,但我铁了心不走她始终拿我没办法,最终双手叉腰,说我身上酒味烟味儿太重,撵我去洗澡。


到了卫生间我才发现头顶自己亲自戳开的地方居然还在滴水,幸好这房子三楼就到顶了,如果像现在这样动不动几十层,估计从上面千万家喷洒出的东西肯定够妹子喝一壶。


小心翼翼的缩墙角冲完妹子又让我上楼换身衣服,我拼命摇头,打死都不上去,开玩笑,我一出去你给我把门关了咋整?


妹子又好气又好笑,最后以生儿子没屁眼赌咒发誓才算让我妥协。


换了衣服回来躺好却发现怎么都睡不着,单了多年,连女人手都没牵过,哪里能想象有一天会和一漂亮妹子躺一间屋。


想着想着只觉口干舌燥,于是起身点烟,谁知妹子忽然把灯打着,问我干嘛?我说想抽烟。


妹子伸手一指,“滚外面抽去。”这……给这一喝忽然又不想抽了,老老实实躺下。


在沙发辗转反侧怎么都睡不着,眼睛不时瞟向呼吸均匀的妹子。


可灯没关,妹子忽然睁开眼,“再看把你眼睛挖出来。”不知道为什么,我胆子忽然大了起来,说道“你长得真好看。”


妹子“好看关你屁事,反正老娘也不会找你这种衰神当男朋友。”说完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她居然脸红了。


接下来又无言,不知过了多久,我发现身上有点冷了,又起床要被子,妹子居然还没睡,直接从床上跳起来,问我找这么多理由是不是就想钻她的被窝?


我鬼使神差的居然点了点头,妹子气笑了,说死都不可能。


经不住我的纠缠,最终妹子还是让到了里面,给了我半边被子,然后在被子中间放了个枕头。


半夜的时候没枕头我不习惯,伸手就把枕头掏了出来,然后一切就顺其自然,该发生的,不该发生的也发生了。


肯定有人觉得我赚了,其实我亏到姥姥家了,欠条依旧在她手里,在我最落魄的时候身上好歹还有八十块钱,但自从认识她以后身上的钱就没超过二十块,若发现有多的,耳朵绝逼换频道。


最终我还是不知道她儿子有没有屁眼,因为半年后她就一脚把我踹了,说每次跟我在一起就能回忆起那天空飞翔的画面。

开心一刻,笑话大全,爆笑冷笑话精选,经典笑话尽在笑掉大牙!海量笑话内容每日定时更新,给您带来更多快乐。如有侵权,请联系本人,本人会第一时间删除处理!开心一刻,笑话大全,爆笑冷笑话精选,经典笑话尽在笑掉大牙!海量笑话内容每日定时更新,给您带来更多快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