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叫林小六,我叫李小门!他是我的玩伴,也是我的死敌!


我俩同一个村,小六大我两岁!他仗着自己跟老爹学过两年拳脚功夫,

经常把我揍的鬼哭狼嚎!


那天我又一次身负重伤,临走小六还不忘威胁我道:别说我打的,懂?

我双眼含泪,屈辱地点点头

回到家我坐在堂屋凳子上,因为疼痛,我“嘶”地一声倒吸一口凉气!


老爹看着鼻青脸肿的我纳闷,可那些威胁言犹在耳,我不敢把小六抖落出去,只能说:自己摔的!


老爹一个旱烟斗敲我头,道:你个哈儿,这没个十里八里地,摔不出来这损色的!


说完,老爹也不管我,自顾自做活!

那时候家里在造房子,老爹挑着一担但生石灰,随意地摆在后院!

又找来一口破旧的大缸,上面再放着一块巨大铁丝网,当着我的面,动作娴熟地练起了“熟石灰”来!


我记得有个伟人说过,挨揍以后头脑就会越发清醒!

看着那些随意散落的生石灰,忽然心生一计,我抓起一块生石灰就往屋外旁,一边跑一边大笑道:小六,这回看爷弄死你!

老爹停下手里的动作,将铁锹立着,

两只手撑在上面,看着我远去状若疯癫的背影,心如明镜一声叹息:这儿子,该不会被人打傻了吧?


我揣着一块生石灰,一路走到了村东头的一块高地上!

我才不傻呢,生石灰可是宝贝……


小时候,记得每次看武侠剧,主角遇见被人追杀时,

总是会从身上掏出一把粉末撒向敌人,然后趁机发起攻击或者逃跑,战无不胜…


我在村东头高地上,找到了一块平整的大石头!将兜里从家顺来的生石灰,小心翼翼地摆放在平整的大石头上!


又随手从地上捡起一块砖头,认真而又执着地生石灰砸成粉末,


手起砖落,周而复始!偶尔会有一两次不小心,砸中自己的手指,

看着流出的一点血,我安慰自己:以血祭天,法力无边…


砸,嘶,砸,嘶…


大概半个钟头时间,终于将那块生石灰砸成粉末状,

神圣而又庄严地将那一大摊粉末,装进了老妈给我缝的大褂子口袋里


接下来便是复仇,…


我牛 逼蛋 晃地带着杀手锏下山,想到即将到来的胜利,

让我忘记了俩小时前还被揍到鼻涕泗横流的可怜,感觉走路都变得特别轻盈


来到林小六家,见到小六他老爹,我甜甜地叫了一声“林叔叔,我来找小六练功”

林叔一听打心里高兴,道:嗯,你们两个好好练功!我去给你们弄点吃的…


我来到小六家后院,我大喝一声:孙子,你门爷来了!


说完,我大剌剌地往他院中乘凉的藤椅上一坐,挥着林叔用的那把大蒲扇,悠哉悠哉


小六打着赤膊,正在院中练习扎马步!听得我一声大喊,

慢条斯理地将上衣挂在臂膀上,走在我面前,用他那穹劲有利的大手指着我脑门,

讥笑道:你个孙子,还没被打怕吗?


我没有多言,因为高手从来都不废话!此时他距离我咫尺,

我快速从口袋掏出一把生石灰,在他还没反应过来时,

铺天盖地的白色粉末,朝他脸上扑了过去


谈笑间,强撸飞灰湮灭…

“啊,我眼睛”一声惨叫,他浑身上下都成了一个粉雕玉砌的“小白人”

他双眼看不见,摇摇晃晃地向前要抓我,我从藤椅上一闪身下来,

他直挺挺地朝前方栽了过去,藤椅被他翻了个盖,直接砸在他身上


他一张口,嘴里还冒着白烟,惨叫道:李小门,你个卑鄙小人…

我走过去坐在翻了盖的藤椅上,压着他笑道:叫门爷!


这么个大块头,弱不禁风啊!

心里却是想着,一个口袋石灰粉就搞定了,我还担心不够,磨了两袋…


我打算打道回府,随手将兜里另个口袋的石灰粉,撒入半空宣告胜利!


可天佑不测风云,那另个口袋的石灰粉被一阵风吹过,席卷着全部落入我的头发上


我暗道一声“晦气”,我哼着胜利的小调,来到小六后院的水池边开始洗头!

一打开水龙头,我忘了一件事,生石灰遇见水,会沸腾,

那水顺着我头顶,一直到额头上,大概一寸宽的距离,都在往外呼呼冒着热气!


我也一声惨叫,步了小六的后尘!不,我比他叫的更惨……


林叔刚好端着果盘走进院子,一看眼前场景,一个踉跄,手里的果盘“彭”的一声,摔碎了,果子滚落了一地,

林叔彻底傻了,地上躺着两个玩意是啥,


一个叫的比一个惨,一个被压上藤椅下,像是背着一个巨壳的王八,

双手死死抱住眼睛,身体蜷缩成一团,躺在地上一抽一抽的,


另外一头靠在水池边,脑袋上还蹭蹭冒着热气,嘴里怪叫着……


林叔脑子一懵,恍然大悟道:这特么莫非是…练功走火入魔了?

林叔急忙从屋里拿出一罐茶油,一脚踢开小六身上的王八盖子,

又把我拖到小六跟前,俩脑袋怼一块,我俩还在惨嚎,林叔一声吼:都给劳资安静点!


林叔拿起地上两个橘子,堵住了“哎哎”众口,我俩只能发出“哦…哦”!

拿着茶油自言自语:嗯,要抹得匀一点…


你特么在烧烤呢,还抹匀?


不过,林叔的一番折腾,终于是把我们从生死边缘拉了回来…


清醒过来的小六,怒不可遏地揪住我衣裳,像提个小鸡崽子一样,

将我提了起来,嘴角哆嗦着:你卑鄙…


我在半空中,张牙舞爪面目狰狞地想要还击,小六他老爹一声吼:小兔崽子,够了…


最终我俩也没打起来,额,严格来说,最终我也没挨打,

我俩的争斗被林叔以雷霆手段制止了,我俩都被罚 蹲墙角,双手抱头


随后,林叔通知我爹带我回去,老爹看着我头顶到额头那一块,

一寸宽的距离,现在秃了…


在了解事情原委后,我爹悲伤地说:没想到,我儿子也秃了…

林叔安慰我老爹,道:

孩他爹,你不也秃子吗,多好,这儿子随你!


老爹很恨地扒拉掉头上的假发,道:

我这个是遗传,是先天秃的。

我儿子是意外,是后天秃的!


林叔嘴角抽了抽,纠正道:

额,不是后天,是今天……


我噗嗤一乐,老爹一瞪眼:秃驴,笑个屁

接着老爹条件反射地抡起了巴掌,太快了,我只看见残影,

接着脑袋一阵剧痛,我甩着腮帮流着哈喇子飞了出去…


我吃了一次大亏,就一直想找回场子!经过这事以后,小六开始躲着我…

我还以为是自己的强大震住了他,在一次放学后,我在校门口拦住了他,

拽的跟二五八万,道:你是不是怕我啊,来啊,单挑啊!


小六用手扶住脑门,头疼道:大哥,我怕!你这“杀敌八百,自损一千”的打法,

太猛了,上次你才秃了一片,我怕再来一次,你就全秃了!


“我怕你超越了你爹”小六认真且严肃的说道!


我特么……


我整整挑战了十多年,而他一直就没有接招,一直说“下次下次”,这特么一拖就是整整十二年!


后来我们一起长大,又同一个城市!

他开了一家理发店,我有事没事便会经常光顾他!


那天他在剪头发,我怒气冲冲地走进去,将一大片假发摔在他脸上,

怒道:我相亲的时候,一个喷嚏把假发打掉了,你说咋办?


小六说给我免费理发半年,我才不稀罕的!

坏笑着说道:你个王八盖子,咱俩的仇还消了!我这就报复你,回头把你妹妹追到手!


我大笑着跑掉…


小六的一位顾客小声问:你们这里还卖假发吗?

小六想起我脑门秃的那一长条,想起那一场“生石灰”大 战,欲哭无泪:


卖个毛线假发,小时候我跟小门打架,门爷采用自sha式打法,

自己把自己干 秃了,还特么赖我…

开心一刻,笑话大全,爆笑冷笑话精选,经典笑话尽在笑掉大牙!海量笑话内容每日定时更新,给您带来更多快乐。如有侵权,请联系本人,本人会第一时间删除处理!开心一刻,笑话大全,爆笑冷笑话精选,经典笑话尽在笑掉大牙!海量笑话内容每日定时更新,给您带来更多快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